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动态 >

张春江之子:做个好水文员不能比爸爸差

发布日期:2020-08-07 03:08 作者:18新利体育

  去年8月6日,连续工作17个昼夜的伊通水文站水文员张春江在工作时意外落水;事后,多部门在伊通河里拉人墙推近2000米搜救,20天苦寻未见其尸体;时隔一年,记者故地重访,众人纷纷追忆英雄——

  张春江,1964年12月出生于吉林省伊通县,1982年11月参军,在辽宁某部独立团担任过副班长,5年军旅生涯,4次受嘉奖。1987年10月入党,1988年3月从事水文勘测工作。1992年,张春江被调到伊通水文站,负责缆车施测,作业难度很高。从事水文事业23年如一日,张春江多次被省局和市局评为先进工作者和优秀员,他所在的伊通水文站被水利部授予“全国水文系统先进水文站”。

  本网四平讯 去年8月6日5时10分许,吉林省水文水资源局四平分局伊通水文站职工、47岁的张春江在伊通河北大桥下游300米处的伊通水文站测量点进行水文测量时,从测量船上落水。他的两位同事沿河岸在没膝的淤泥里追出60余米,最后看到的是河流中张春江举起的一只手。

  张春江被省委省政府授予“吉林省防汛抗洪抢险救灾勇士”荣誉称号,他的上级领导和同事们正积极为其申报革命烈士。张春江的儿子大学毕业后被安排在父亲张春江的测量岗位(临时),继承了父亲的水文事业。

  去年7月20日至8月6日,张春江连续在水文站工作17天,奋战在测洪第一线。他和同志们一起,上船测流量﹑采沙样,下船整理资料﹑观降水、拍发水情电报,每半小时或者一小时就要观测一次水位。除此之外,还需要随时摘掉挂在水尺上的淤柴,张春江的手和胳膊被污水腐蚀发了炎。妻子为他送来药品和换洗的衣服,竟被张春江给骂了回去。

  8月6日凌晨4时30分许,伊通水文站站长贾纯平与张春江穿着救生衣坐船在北大桥下游300米处测量水流速度和水位情况。5时10分许,测量结束,两人乘船靠岸,张春江正要抬腿往岸上迈,可由于岸边有点陡,他身体倾斜,一下子掉进了水里,瞬间被4米深的滔滔洪水冲走。岸上做记录的同事刘明会、庞海龙踏着没膝的淤泥往下游追出60多米远,但水流速度太快,最后只看见张春江举起的一只手,后来就慢慢没影了。

  事发后,伊通县委、县政府迅速派出公安、武警、消防官兵展开搜救工作。下游8公里处的拦河闸被关闭,距水文点30公里的寿山水库停止泄洪。省水文水资源局副局长孙杰、人事处处长郝刚,四平水文分局局长王世明、党委书记刘少春等与单位职工一起赤脚下到伊通河组成人墙,一字排开推近2000米。连续20天的艰苦搜救,一直没找到落水失踪的张春江。

  去年9月,张春江被省委省政府授予“吉林省防汛抗洪抢险救灾勇士”荣誉称号。

  今年1月1日,省、市水文局将张春江刚刚毕业在家待业的儿子张帅安排到伊通水文站工作,尽管没有正式编制,但上级领导承诺,不辞不退,福利待遇同正式职工完全一样。

  今年4月25日,伊通满族自治县人民政府向四平市人民政府递交了关于追认张春江同志为革命烈士的请示。

  7月29日下午,记者来到伊通水文站,见到了水文站站长贾纯平、张春江的儿子张帅。对当时搜救现场的许多感人细节,大家还记忆犹新,省市水文部门的领导、职工和张春江的家属以及近千名围观群众站在河岸边不远的土壕上,一个个翘首、焦急地等待着冲锋舟前去搜救的消息。贾纯平一直在流泪,嗓子都哭哑了。

  贾纯平回忆,张春江爱站如家,勇挑重担。夏季,水文站院子里的杂草长高了,他不声不响地割除干净;冬日,每逢下雪,他都是第一个到水文站,将院内的积雪清除;雨天,通往观测断面50厘米宽80多米长的狭窄小路泥泞打滑,也是他利用早晚时间除草、铲平、用细沙垫好,既方便了观测,也方便了附近散步的群众。平时上班,他总是早来晚走。下班后他最后一个离开单位,把楼上楼下都仔细检查一遍,看看灯都关上没有,门窗都关好了没有,直到确信没有安全隐患才放心离去。

  “这些年来,我与张春江个人感情很深,有时与他一起值夜班,我俩在月光下一唠就是一宿,从工作到家庭,无所不谈。我大他四岁,他是我的好兄弟。张春江的儿子来上班后,跟我一个班。上班半年多来,我教他水文业务,他也非常肯干,但是这孩子很内向,话语很少,不像他爸爸能说。”贾纯平说,“每当我遇到难事、愁事,就会想起张春江。我还常常梦见他,有一次竟然哭醒了。”

  同事一致公认张春江做事干净利落、有门道,从不拖泥带水,只要他想到、看到的活儿,非一鼓作气干完不可。同事间有矛盾,他积极主动从中帮助协调,前前后后他都想得特别周到,他总是说“和谐最宝贵”。

  在邻里乡亲眼中,张春江是个热心人,是个重情重义的人,是大家公认的孝子。张春江家中兄妹五人,他

  排行老四。张春江的父亲是位老水文人,39岁时因患肺结核病故,母亲含辛茹苦拉扯五个孩子长大成人,孩子们对老人都很孝顺。

  张春江成家后一直和母亲住在一起,只要不是在站上值班,每天一早睁开眼睛第一件事,就是到母亲房间去问候一声;下班踏进家门,也先进母亲房间聊聊天。他经常给母亲买补养品,母亲想吃什么他就亲自送到老人家嘴边。母亲平时有个毛病,睡到半夜嗓子干,饮水多了又怕不方便,他就每天晚上睡觉前给母亲削好一个苹果,放在枕旁。母亲晚年患脑血栓,生活基本不能自理,他坚持给母亲洗涮得干干净净。

  张春江的儿子张帅说,他去年毕业于吉林省电子工业技术学校机电一体化专业,今年元旦到伊通水文站上班。来工作前,妈妈嘱咐他,在单位一定要好好干,不能比你爸差。“今年春节,我与妈妈没在家过,亲属们怕我们想爸爸。”张帅说,“妈妈没有工作,没事的时候就一个人在家哭。”

  张春江和妻子李长茹携手走过二十几个春秋,左邻右舍都说他们夫妻恩爱,都羡慕这个幸福的家庭。

  “因为我有坐骨神经痛,以前这个家根本不用我操心。日常的洗衣做饭、打扫房间、买米买菜全靠他……”李长茹哭诉,“去年年三十晚上,我与儿子包好饺子,刚把饺子下到开水锅里,煤气罐竟然没气了。我又想起了丈夫张春江,无助的我坐在家里,半夜里哇哇哭。结婚二十多年来,无论冬夏,张春江天天早晨五点起床做饭,我几乎没有伸过手。”

  李长茹说,“我生病吃药,张春江都把水送到我面前。一到下雨天,他就开始忙了。赶上汛期,张春江一连多天不回家。打个电话问问他有没有啥危险,他总是说啥危险也没有。”

  纵观张春江的人生,虽然短暂、平凡,但短暂中体现出他的优良品德,平凡中彰显出他的高尚情操。他对党的事业、人民的利益无限忠诚的形象,永远印在人们心中!


18新利体育
18新利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