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动态 >

千年前佛首被损后没随佛身一起隐世

发布日期:2020-05-18 16:32 作者:18新利体育

  1了梦来到西底阁时,与此一箭之地的后底阁村,一场长达8个月的发掘虽正胶着,但已出土的70余件文物却让人不敢小觑。

  昨日,一路高速。渐入南宫地界后,黄河冲积平原独有的田原风貌深深吸引了我。远远望去,麦田无垠,阡陌交错,烟岚雾树,村落杂陈,一幅与世无争的田园风景。

  后底阁很小,全村不过百余户,位于南宫市紫冢镇。不过,后底阁遗址的范围却不仅后底阁一个村子,还跨越了西底阁、杨家卷和贾屯。

  站在后底阁村西,眼前是一片道沟和坑塘组成的荒地。荒地深处,便隐藏着后底阁遗址9年前揭开面纱的一角。

  踩着坎坷缓坡进入沟底,再绕过长满芦苇的坑塘,眼前景致让我毫无预兆地心头一震。

  长满苇丛的荒野,数百尊的古佛,上千年的历史……好像格格不入,却又无比和谐。

  2006年4月3日,村民在这里挖土,意外挖出75件佛造像残件。当晚,文保部门将佛造像残件全部依法收缴。佛造像的铭文表明,这批文物分别出自北齐武成帝和唐高宗年间。

  大家如获至宝,很快,省市县联合考古队进驻后底阁。可一遍遍细筛、一遍遍钻探,都没再有重大发现。

  可是,还有太多谜团没解开,还有太多期待没实现。把首批出土的佛造像看了又看,考古队终不肯作罢,再掀发掘高潮。

  7月11日中午,在距地面6米深处,考古队梁亮队长落下最后一铲,准备宣布这次抢救性发掘结束。

  很快,124件佛像残件重见天日,其体量之大、质地之好、雕塑之精美、年代之久远,无不让大家震撼和激动。

  长满芦苇的水洼隐约蒸腾着一股青草气息,阳光干净的让我有些不线日,了梦不久前走过的路上,又迎来一批考古专家。

  经鉴定,发掘中共发现遗迹20处,出土佛教石、陶造像及残块283件,尤以汉白玉造像量多质高,集曲阳材质和青州工艺两大优势于一身,是精品中的精品,是我省继上世纪五十年代曲阳修德寺之后佛教考古的又一重大发现。

  初步确定,后底阁遗址约130万平米,比明城化十六年(公元1480年)所建南宫新县城还大30万平米,文化层埋藏很深,无法探明单体遗迹是什么。

  至此,了梦决定,留在西底阁这个弹丸小村。将这场佛事从这个点发力,弘扬开来。

  我知道,苇丛对面的黄土陡壁都是9年前发掘留下的。不算高,也就6米。就这6米的落差,我脚下的村郊荒野上,千年前便是人声鼎沸的城堡,或香火炽热的寺庙。

  因为,根据造像铭文的纪年、地名推测,这里可能是北朝至唐代的城堡,而出土大量精美石像,也应该与佛教寺院有关。

  是的,即便出土了这么多佛像,可430平米的发掘面和130万平米的总面积相比,还是太小太小了。

  即便迷雾重重,可这么多、这么久远的佛像,依然于2013年5月,将后底阁遗址推上“国保”行列。

  九年后的今天,提起后底阁,省文研所张春长的结论仍不是“结论”:后底阁遗址的历史名称,待考。佛像供奉寺庙的名称,待考。毁灭的年代,待考……

  还好,尽管许多“待考”,仍推测出南宫境内佛教遗存丰富,堪称佛教圣地,并再次证明史上“三武一宗灭佛”的线如果说,后底阁遗址的迷是暂时的,待来日发掘,可拨云见日。那么,本月17日,郭鹏从日本为后底阁残缺的石佛坐像带回佛首一事,必将成为一局永不可解的猜想。

  其实,郭鹏与后底阁素昧平生。他熟悉的,也只是九年前从这里发掘出的精美石佛造像。

  2013年河北省博物院《曲阳石雕》开馆,其中参展的,便有这尊发掘于后底阁的残缺佛像。因酷爱石雕,当时郭鹏看展时,白石佛像便入了心。

  去年,郭鹏在日本考察,无意中在一位日本藏家众多的藏品中发现了一尊佛首,当时直觉这便是残像的遗失。几经努力,郭鹏将佛首带回中国,并捐给省博物馆。至此,分离了千年的古佛完整团聚。

  要知道,后底阁这批造像深埋地底已逾千年,待9年前出土时,坐像便已没了佛首。而日本那位老人收藏佛首已大几十年。

  那么,唯一的可能便是,千年前佛首被损后没随佛身一起隐世,而是在世间流转。

  张春长说的“三武一宗”灭佛,指的就是北魏太武帝、北周武帝和唐武宗灭佛事件,再加上后周世宗灭佛,史称“三武一宗”灭佛。

  佛教传入中原后,曾几度辉煌,尤其南北朝和中唐、晚唐时期最兴盛,普通百姓也时常造像祈福。我们猜想,后底阁的佛造像,便是这一时期的民间产物。

  寺庙和僧人的快速增长,造成财富向佛寺大量集中,如唐武宗灭佛时就说“十分天下财,而佛有七八”。再加上对人口的争夺、对信仰的争夺等等,社会矛盾日益激烈。

  于是,从北魏到后周,历史几番重演。一次次,一回回,成了佛也避不开的宿命。其中,仅公元845年唐武宗灭佛,就拆了4600所寺庙,26万僧尼还俗。

  因为后底阁出土的文物中有唐代佛像,那我们不妨猜想,这座尚不知名的寺院,是否就毁于这段岁月?当时唐武宗诏令拆毁寺院铜像和钟磬,得的金银铜,一律铸成钱,铁铸成农器。也许,这就是后底阁没有金属器物出土的原因。

  经已焚,像已毁,寺已颓,这座不知名的寺院断了最后的生机。只剩下一个带“阁”的村名,和无数的谜。

  昨日,在这片小小苇丛里,我仿佛又听到了千年前的打杀声。待兵卒离去,僧侣们趁夜潜回寺中,悄悄将被毁的佛像深埋,然后放下半生的追随,就此散入民间。

  纵观中国漫长的历史,太多的瑰宝在战乱中毁损,在迁徙中流失。而深深的地底,又何尝不是另一种桃花源?

  那一晚,僧侣们谁也猜不到事态未来的走向。就像,今天的我们,谁也猜不出,那尊被郭鹏在日本发现的后底阁佛首,千年前到底被谁所伤,又被谁带离佛身,开始了千年的流浪。

  耳边依稀传来婉转又悲伤的胡曲。今天,从我面前这片土地发掘出的佛像们,正在百里外的省博展出。

  与张春长的判断不同,查阅县志、走访信众,再加上后底阁出土的文物,了梦大胆猜测,后底阁就位于当年法灵寺后院。而法灵寺启建年代可追溯至汉朝。

  住陋室,行孤途。经过3年努力,法灵寺文殊讲堂顺利开建,并于2010年完工、开光。

  殿前有碑。碑文说,法灵寺南北朝时占地300余亩,有九重大殿。昔日达摩东渡曾留此甚久。法灵寺历史上多次遭遇破坏,九座大殿无一幸免。

  了梦发宏愿,要恢复法灵寺全盛风貌。不但如此,他不打算对法灵寺进行商业开发,而是将之建成中国首座学业寺院,成为佛家教育学院。

  了梦!心头突然一悟。关于后底阁遗址的种种猜测,终究走不出一个梦字。造像时有梦,埋像时也有梦,佛首佛身合璧,更是圆了一个梦。和我们这些凡俗之人不同,譬如,对于这批出土的造像,了梦法师看到的是象教、是弘化、是因果。


18新利体育
上一篇:有需要请下载使用        下一篇:”曲阳县委书记王芃说
18新利体育